www.00590.com

湘西童年趣事——松树情

发布日期:2019-06-30 03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马尾树,常绿针叶林,在我们那里长势良好。虽海拔相对较高,长得稍慢,但木质更坚硬。

  记忆中,只要到后山顶,那一大片大片的开阔偏坡上,到处都是马尾松。据说是我们很小的时候飞机播种的,公社(现在的乡镇)及大队(现在的村)组织民兵给飞机指示播种区域,我们那里的民兵工作做得好,飞机播下的种子多而均匀,长出的马尾松密密麻麻,有的地方密到背着背篓穿不过去。

  马尾松是书名,我们方言叫枞树。枞树在春秋两季长出蘑菇,叫枞菌。春季的枞菌虫子多,色金黄,味淡;秋季的枞菌青乌色,不易长虫,味香爽口,是松菌的上品。

  农村孩子很小就是家里的“劳力”,主要事务是做饭、打猪菜、砍柴、放牛、放猪等。

  苗家人喜欢聚居,家家户户离得近。年龄相仿的孩子相伴长大,后山的松树林是我们的乐园。把牛赶到山里,哪头牛乱跑,我们就把牛绳绑在树桩上,乱跑的牛只吃绳长内的草。俗话说:“爱哭闹的孩子有奶吃”,在我们童年的哲学里不是那么一回事,爱跑的牛反而被惩罚。

  玩够了,就去翻枞菌。秋季雨常有,林中湿润,枞菌长得到处都是。我们找枞菌很有经验,哪个地方枞菌长得多,记住就是,隔几天去翻,一定又长出新的来。翻个把小时,足够吃几餐了。

  现在的枞菌价格昂贵,在我们的童年里,多则不值钱。翻枞菌是顺带的事,找枞菌的快乐,主要是伙伴们能一起玩。如昨天随笔里说的,需要的时候就到山里采,找枞菌的欢喜并不突出,是长大了回想那时枞菌多到不想采的情景,令人羡慕。

  有次,我们几个伙伴放牛,玩得满头大汗。应该是我发现迎风坡边松树的针叶上有许多的白点。把伙伴们叫过来“研究”、“分析”。我几下就窜到了松树上,把长有白点的松枝折下。用手摸着有点粘,山里的东西可不能乱吃,好奇心促使我轻轻地尝一下,甜的!再尝几口,还是甜的!其他伙伴见我的表情和动作,也跟着尝试。真甜!大家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继续舔吸着针叶上的白点。我们不敢多吃,每人折下几枝,天快黑时带回家。

  大人说这是松糖,可以吃。气温比较冷的深秋与冬季之间,有这种松糖,一般迎风坡的松树上长得有。

  那天带回来的松糖不多,家里的两个妹妹抢着要,两下吃完,她们哭了,我后悔不多折几枝。和小我几个月的堂弟商量,连夜再到山顶找。也不知想到什么办法竟然让不太“活跃”的堂弟答应了我的建议,我们俩真的到后山顶上折松糖。在我的印象中,那天夜里有月光,我们带的手电筒的亮光暗淡,要花近1个小时时间才能爬到山顶。

  深秋的风呼呼吹,松林发出的“呜呜”声阵阵传来,不绝于耳。常听大人说狼的叫声与这差不多,我俩心里顿时有些发紧,大声说话相互壮胆,不能半途而废、空手而归,我答应妹妹一定让她们吃个够的。

  折下一背篓松糖枝回家,大家皆大欢喜。我欢喜完成了这个“伟大的创举”,没有遇到到狼,“凯旋归来”;妹妹们还真的把我看成了一个大“英雄”,直到现在,对我的话“言听计从”。

  在只有生病才会有点糖吃的年代,每到深秋时节,我们就会到迎风坡上的松树林里折松糖。

  后来,家家户户买得起糖了,不知何故,松糖突然消逝,松树不再“产”糖了。长大后,好几次特意去找松糖,都无功而返。那洁白的松糖深深地藏在我的记忆里,无法抹去。

  稍大一点的松树,主干底部常有一小堆白色、松散结晶体,我们把它叫松油。带上一个口袋,把这东西带回家,找个破锅子,架在火上熬。稍一遇热,白色晶体就开始溶化,变成淡黑色、粘稠的液体。把一根根的小木棍缠上一层破布,把溶化的油裹在破布上,就成一支支可以燃烧的火把了。我们用这火把照明、春季闷热的晚上到水田里照黄鳝。写到这里,儿时插在家里竹墙上的松油火把的火苗,又在眼前跳跃着、燃烧着,那种特有的清香,还在心田里弥漫。

  松树怕冰雪,冰雪下得多了,会把松树压断。一旦折断主干,松树不会从树桩长出新枝,很快就会枯死。每年的冬天,人们都会把被冰雪压断的松树拖回来,大的当木料,小的当柴烧。

  大点的松树里有含油层,含油的木质易燃,火柴一点就着,是非常好的引火材料。煮饭于我们来说是非常轻松的家务事,引火却是比较麻烦环节,有了松油柴,就省事多了,我们都很珍惜松油柴,放在灶边的小角落里,节约着用。

  松木里常有一种淡白色的虫子,胖胖的身子,行动缓慢。把松木劈开,这种虫子就会掉出来,在地上蠕动着。看着有些肉麻,不过这东西烧起来好吃。每当有松木要劈开时,我们就守着,等着那白胖胖的虫子掉下来。

  我们那时很纳闷:这么柔软的小动物,它怎么能咬得动质硬的松木、还在里面打通长长的“隧道”?读初中后,课文《劝学》拿螃蟹和蚯蚓对比,强调学习必须坚持,我就想到这种虫子,不是比蚯蚓更厉害吗?

  枞菌,滋养着我们的童年;松糖,甘甜着我们的欢乐;松油,点亮了梦一般的朝霞;胖虫子,坚韧了往后的岁月。

  【责任编辑:巴洽巴千、阿鹏哥、李金沙、广林君、吴钧;审核:黄沙沙、尚欣、石群方;未经授权谢绝转载和商用、转载请后台联系并注明出处,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;值班编辑:】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